低頭與昂首

Standard

有同學額外交作文,主題為謙卑與成長的關係。想起以前教中三擬閱讀卷,其中一篇文章論及此,轉載於此,一起分享。

(不過,改了版面,有點難用,又不知何故,全為簡體字。忍耐、見諒。)

低頭與昂首

富蘭克林被稱為美國之父。在談起成功之道時,他說這源於一次拜訪。在他年輕時,一位老前輩請他到一座低矮的小茅屋中見面。富蘭克林來了,挺起胸膛,大踏步,一進門,「砰」的一聲,額頭重重地撞在門框上,頓時腫了起來。老前輩看到他這樣子,笑了笑說:「很疼吧?你知道嗎?這是你今天最大的收穫。一個人要想洞察世事,練達人情,就必須時刻記住低頭。」富蘭克林把這次拜訪當成一次悟道,牢牢記住了老前輩的教導,把謙虛列為他一生的生活準則。

要取得成功,就要學會低頭。這恰如演奏一支高昂的曲子,它的過門常常是低調的,這在音樂上叫做「軟起首」,一開始就把調門定得老高,後面的旋律就無法進行,再美的歌也唱不出來。一支高昂的曲子,起首往往是低調的。低頭,既是把自己擺在一個恰當的位置上,也是對他人的一種尊重。什麼時候都高昂著頭,實際上是抬高自己,看低別人,你瞧不起別人,人家幹嗎要瞧得起你呢?因此,你再優秀再有名,也沒有人願意與你合作。

然而,低頭並不意味著把自己不當人。一支曲子,越唱越低,就會唱不下去。有人把低頭理解為唯唯諾諾、忍讓一切,理解為逆來順受、低聲下氣,這是不正確的。有這樣一個故事:有間公司招聘員工,門外排著長長的隊伍,應聘者一個接一個進去接受考試。每進去一個人,主考官不由分說,凌空劈來一記耳光,主考官問:「這是什麼滋味?」捂著臉出來的人都落選了,他們是低頭的人。後來,有個年輕人進去,主考官同樣劈來一記耳光,主考官問:「這是什麼滋味?」年輕人定了定神,以同樣的速度,同樣的力量,給主考官同樣一記耳光,說:「就是這個滋味。」出人意料的是,這個年輕人被錄用了。

富蘭克林以低頭抵達成功,年輕人卻以昂頭被錄用,這是不是矛盾呢?

不,其實為人處世真正的法則是在擺放自己處的位置時,我們應該是富蘭克林,而在擺放我們自己心的位置時,我們必須是那個年輕人。也就是說,我們應該低頭處世,昂首做人。

2013-11-07:已轉換為繁體中文 by Victor Siu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